移动木屋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移动木屋 >

最大障碍是孤独——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精神需求

发布日期:2021-11-25 02:17   来源:未知   阅读:

  “就是有再大的委屈,我也要自己担着。再说有什么事情,难受个两三天也就好了。”才10岁的少年方某,认真地说着这些话,令听者心酸。方某一直跟奶奶一起生活,因为爸爸妈妈在外打工非常辛苦,偶尔跟他们打电话,也从来不敢诉说内心的困惑。

  共青团湖南省委对留守儿童下发了2006份调查问卷。在问及“你有烦心事会怎么做”时,有32%的人选择憋在心里不说,只有3%的人会和父母说,有2%的人和监护人说,其余都选择同学或朋友(包括网友)。有81.9%的留守儿童认为,“受委屈无人倾诉”是自己面临的最大困难。

  当然他们也会适当寻找自己的沟通渠道,与他们同龄的好朋友、同学充当了本应由成人担当的角色。涟源市水洞底镇长步村9岁的留守儿童曾某表述自己的看法时,常援引“我们班同学都这样”等作为自己行为的注脚。

  长沙市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邹文开说,这种心理“封闭式”的成长,使留守儿童在价值观形成过程中,缺乏成年人有力的引导和介入,孩子们被迫自己“学会”应对成长过程中的困惑,形成对社会、生活的看法。这些孩子衡量是非对错的标准,甚至往往参照自己“小圈子”的标准。

  湖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心理咨询主任蒋维介绍,从留守儿童犯罪案件分析,不能说这些孩子真的就有“多狠多坏”。不少留守儿童认同的就是“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这种建立在自我为中心基础上的是非观,很容易因一件小事就使他们误入歧途。

  湖南平江县安定镇水南村74岁的陈冬生和66岁的喻则兰,目前是6位孩子的委托监护人,最多的时候家里有9个孩子。孩子们对于幸福有自己的理解:“有一个跟父母一起生活了11年,是时间最长的,大家一致认为她是最幸福的一个。”

  “对父母的依赖是孩子的本能。这种基本需要在得不到满足时,孩子容易陷入悲观、自卑等消极情绪。”邹文开认为,对未成年人来说,依恋性情感还是他们的基本需要。缺乏父母的关爱与引导,他们的生活目标比普通孩子要迷茫,幸福感也大大降低。

  湖南平江县维夏中学初三学生喻某,一方面他坦言自己不想学习,另一方面心里又非常害怕考不上高中,要跟父母一样外出“干辛苦活”。他反复地说:“将来怎么办,我不想长大。父母那种辛苦我肯定受不了。”喻某觉得学习实在太苦太难,向上的积极性没能战胜惰性,他选择了放弃,在上网聊天、打游戏,赌博中寻求短暂的逃避。

  蒋维认为,远离父母,缺乏情感上的慰藉,留守儿童更容易产生对渺茫前途的失望。部分留守儿童甚至为自己选择一些偏激的逃避方式。实际上他们的心理非常脆弱,一个小冲突、一个不友善的眼神,都可能酿成悲剧。

  现在,愿意帮助留守儿童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学校、企业、街道、社区等在内的多股力量正逐渐参与到志愿服务农村留守儿童的行动中。湖南省正在招募“爱心志愿家庭”,志愿者家庭结对帮扶留守儿童。

  “毫无疑问,留守儿童需要来自全社会的帮助和爱。但重要的是如何让留守儿童得到更多家庭温暖,如何让留守儿童回到父母身边。”邹文开认为,随父母共同生活是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的最佳选择和最终出路。为此,政府和社会都要努力改善农民工的生存状况,消除农民工子女进城上学的障碍。

  针对目前的现实,需要提高农村家长对子女的教育能力和水平。共青团湖南省委的一项专题调查发现,只有约42.3%在外打工的父母会经常打电线%的父母很少与孩子保持电线%的父母会在电话中关心到孩子的思想情感,关注孩子的人际交往。

  “让农村家长懂得怎么教育孩子非常重要,政府在这方面应有所作为。”邹文开说,重新树立父母在留守儿童教育方面的主体地位,应尽快形成对农村外出务工家长的培训教育机制。政府有关部门出面,通过对外出务工家长的集中培训,举办家长讲座等,引导他们接触、了解科学的现代教育理论,帮助家长和代理监护人树立正确的“家教”观念,使他们了解留守儿童的特点、心理,以及应该注意的问题,避免家庭教育“缺位”影响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记者陈黎明、田刚)海南:共享农庄民宿可租赁给消费者 租期可达20年